缠斗特斯拉,小鹏汽车的危险游戏

  • A+
所属分类:健康运动

原标题:缠斗特斯拉,小鹏汽车的危险游戏 来源:大摩财经

“学我者生,像我者死”

撰文 | 李鹏飞

来源|字母榜

当初没有做整车,而是选择做自动驾驶系统,不知道李彦宏会不会后悔,因为新能源车公司如今股价扶摇直上,小鹏汽车24号市值已经超过百度,而原因之一居然是何小鹏与马斯克的一场隔空骂战。

前几日刚刚开展的广东车展,小鹏汽车官宣将在2021年在全球推出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智能汽车。这条消息在推特上引起一些质疑,特斯拉老板马斯克也跟着批评小鹏,“他们有特斯拉的旧版软件,而没有我们最新的神经网络计算机。”对于小鹏汽车引以为豪的激光雷达,马斯克早在2019年的特斯拉自动驾驶开放日上,就曾说“使用激光雷达很蠢。任何依赖激光雷达的人都注定要失败。昂贵的传感器是不必要的。这就像是一大堆昂贵的附属品。”他甚至将激光雷达比作阑尾。

身处东方的何小鹏快速回应称,西方的某人要有思想准备,小心被打得找不着东!

蔚来、理想、小鹏,三家造车新势力公司都将特斯拉作为学习的对象,同时也视作最大的竞争对手,蔚来和理想较少在舆论上和特斯拉产生冲突。小鹏却经常与特斯拉擦枪走火。

2019年特斯拉诉讼小鹏侵犯知识产权旧恨未消,2020年汽车销售的正面战场上,两家公司又添新仇。

特斯拉在上海建厂后成本大幅降低,主力车型Model 3也一路降价至25万元左右起售。蔚来汽车在售的es8、es6、ec6覆盖在36万-46万区间,理想汽车唯一在售车型理想one,起售价在33万元区间,售价都避开了与Model 3的正面交锋,又都属于SUV车型;今年6月小鹏批量交付的B级轿车P7定价23-34万元,完全暴露在Model 3射程下,可谓短兵相接。

小鹏P7综合工况续航706km,Model 3标准续航版才468km;内饰方面也是小鹏P7更豪华,可依然特斯拉Model 3征服了最多消费者。刚刚过去的2020年10月,Model 3销售了12143台,小鹏P7仅销售了2098台,销售量差了5倍。整个2020年Q3,小鹏、理想、蔚来分别交付8578 辆、 8660 辆、1.22 万辆,小鹏数量垫底。

自2019年12月30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交付了第一辆Model 3起,售价一路下降,对国产造车新势力步步紧逼,蔚来、理想、小鹏汽车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挤压。其中小鹏汽车由于主力车型定位与特斯拉Model 3高度重合,面临的压力最甚,难怪何小鹏显得有些沉不住气。

蔚来、理想、小鹏汽车三家新势力车企中,小鹏汽车的产品路线最贴近特斯拉,也最容易受到特斯拉的冲击。

不管是蔚来的换电、理想的增程式,都设计了备用补能方案,都与特斯拉的产品形态拉开了一些距离。小鹏汽车只有充电这一条路径,与特斯拉趋近一致。

早在2016年,小鹏汽车的技术方向联合创始人夏珩就在一次分享活动上声称,小鹏汽车已经做到了当年的电动指标全国第一,电动包能量密度达到152wh/kg;电机功率密度14.5kw/kg。彼时中国车主如果想买到特斯拉,还只能选择售价高昂的进口版本,小鹏汽车具备较强的性价比优势。

小鹏汽车首个车型G3于2018年12月上市,续航里程365km,这个水平向下打国产200km左右续航的廉价版电动汽车是够了,但是与特斯拉正面硬刚还显得实力不足。此时已传出特斯拉将在上海自贸区建设超级工厂的消息,山雨欲来,国产造车新势力们都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小鹏也加快了自身产品迭代的步伐。

小鹏G3

G3车型上市之后,小鹏一面努力服务好第一批忠实用户,一面加紧做车型迭代和研发,2019年7月上市了新款G3,续航里程来到了520km,能量密度达180wh/kg。如果说第一版G3有些仓促上市,这版G3应该是小鹏汽车心中完整版的首款产品。价降质提,使得小鹏汽车一时供不应求。

行至此时,小鹏汽车与特斯拉在车辆销售上还算井水不犯河水,小鹏的G3车型主要定位20万以下区间,竞品影响不强。此刻摆在小鹏面前的难题是产能爬坡,和研发更有竞争力的高端车型。特斯拉加紧建厂,也欲图通过上海超级工厂进一步提升公司整体产能,毕竟特斯拉的产能问题才真的是“产能地狱”。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动工不到一年就下线了交付了第一辆Model 3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国产造车新势力们发现,之前以为远在天边的敌人,瞬间就打到了眼前。

小鹏立足高性价比的G3车型,“向上走”研发了更高端的车型P7;特斯拉立足高端车型medol s,“向下走”发力medol 3。一上一下的不同策略,使两家的产品在25~35万价格区间“撞车”了。

国产版medol3

2019年12月30日,特斯拉已经开始交付首批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国产版medol 3,小鹏汽车于2019年4月发布新品P7此时还未实现交付,产品定位一致,售价也几乎完全重叠,遭到了特斯拉的迎头痛击,形势非常的不乐观。

一直到2020年的7月,小鹏P7才开始实现批量交付,此时P7和medol 3的竞品影响就已经很凸显了,双方目标客户完全一致,可以说你多卖一辆我就少卖一辆。

2019年5月,在评价特斯拉Model3国产版的定价时,何小鹏称,“起码应该再降1万美元。拿了这么多补助以后还是这样的价格,要不然是成本控制有问题,要不然就是还想获得5年前的利润率……等小鹏P7出来肯定碾压。”

一语成谶,medol 3真的降价了而且还降价了1.5万美元,P7未成碾压之势,同时自己的路也很不好走。

服务网络也是电动车企重要的能力壁垒之一,特斯拉最先建起了这道护城河,小鹏还没有。

今年8月初,理想汽车CEO李想在社交软件评论称“大部分人还没搞明白特斯拉到底是怎么赢的”。在他看来,国内的几家竞争对手在续航、智能化和性价比三个方面都赢过特斯拉,可是丝毫没有动摇特斯拉销量霸榜地位。特斯拉赢的原因太初级,所以反而被忽略了。原因就是——特斯拉的自建超级充电站。

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11月9日,特斯拉宣布其超级充电桩在全球部署已超过20000个。目前特斯拉在中国大陆地区已建设2500多个超级充电桩,还有2400+个酒店、景区、写字楼及休闲场所等目的地充电桩,与此同时这组数字还在飞速增长中。

今年5月,特斯拉人士在接受采访时透漏,“2020年,特斯拉计划在中国布局4000多个超级充电桩。”

特斯拉围绕电动汽车的充电焦虑这一痛点正在进行效率和网点数的双提升。

2019年12月27日,特斯拉在上海金桥超级充电站建成国内首座V3超级充电桩,并正式对外开放,以前时髦广告语是“充电5分钟,通话两小时”,现在可能变成“充电5分钟,行驶120km”。

在李想看来,大部分同行严重低估了特斯拉自建超级充电站、蔚来自建换电站和充电体系对于销量的促进作用。好的充电服务网络已经从附加分这一项逐渐凸显为核心优势。

复盘特斯拉,先在上海建厂,后全面铺开自建超充桩是顺理成章。站在国产造车新势力角度看,就有些被特斯拉打的哪紧捂哪。续航追上后追智能化,智能化追上后又刚性价比,忍痛割出性价比又被服务网络钳制,总是很被动。

特斯拉在自建超充桩上的行军布阵堪称绝妙:

最初在销售进口版车型时期,建设超充桩主要围绕一线城市核心商圈,要样板不要规模。截止2017年底,特斯拉在中国仅建设了168个超级充电站。

第二步,上海自贸区超级工厂建设前后,加紧扩建超充桩,但仍紧随销售量低调扩张。2019年全年,特斯拉就开放了112座超级充电站,874个充电桩。

第三步,上海超级工厂产能释放之后,特斯拉自建充电桩进入井喷时期,2020年一年建设数量两倍于过去5年的建设总量。

特斯拉超级工厂

2020年超充桩的建设不仅仅是与特斯拉交付量匹配,而且有一定的溢出。溢出一是为未来几年保有量提升提前布局,二是以强大的服务网络促进车辆销售。可能还有三,就是抢占位置,毕竟可供建设超充桩的核心位置有限。回顾特斯拉于2019年3月“及时”发布的V3超充桩时机选择也很巧妙,带着大大的品牌光环,与优质物业合作时就会变成大家竞相引入的合作伙伴,还能拿到实惠的利好条件。一连串布局结构精巧,每个战略点踩的精准且不浪费一丝余力。

小鹏汽车是国内第一家跟进超充桩的车企,按照小鹏汽车的初始规划,计划在全国建设1000多座超级充电站,铺设10000个专用充电桩。落地执行究竟如何?

2018年4月11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除了宣布1000超充站、10000充电桩的目标外,还提到2018年内就将建150座超级充电站。

2019年06月25日小鹏官方在自己网站回复网友,2019年底前将在近30个城市布局超过200座超级充电站。过了一年总数涨50,建设进度似乎没有2018年扬言的那么理想。

2020年1月14日小鹏汽车宣布与联行科技签署合作协议,互联互通第三方充电桩总数约20万根。近期未再提起有关超级充电桩建设的事。

小鹏汽车充电桩从自建逐步转向了合作,可见自建超充桩无法成为小鹏汽车的壁垒,而且在现阶段也并不是优先级足够高的事项。充电桩之于小鹏汽车,更像是一种补短板似的推进,缺乏整体联动性,更加谈不上是对企业发展的多要素驱动。

在补能效率和服务网络没有突破的前提下,小鹏更会押注那些有可能赢的技术板块(辟如自动驾驶),而且可能会更激进。

自动驾驶技术,是智能电动车的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最有溢价的部分。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方面和特斯拉积怨已久。

上次闹的最凶的事件还是2019年初的“曹光植事件”。小鹏汽车挖角特斯拉华人工程师曹光植,特斯拉指责小鹏汽车窃取自己的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的代码。

曹光植曾于2017年4月至2019年1月供职于特斯拉,担任计算机视觉科学家。回国后加入小鹏汽车,担任感知技术的主管。

回顾曹光植事件时间线:

2017年4月-2018年11月,曹光植都在特斯拉从事计算机视觉相关工作。

2018年11月,曹光植有寻求其他工作的意向。

11月26日,曹获得了小鹏汽车的口头雇佣邀约。

12月5-9日,曹回国了几天,但并未向公司报备行程的目的地和原因。

12月12日,曹获得了小鹏汽车的书面正式雇佣邀约。

1月3日,曹突然从特斯拉辞职,次日即离职。在当时,曹并未告知任何人他已接受小鹏汽车的相同职位。

1月4日,曹最后一日在特斯拉上班,他删除了电脑中的浏览器历史。

那么在12月12日之后,1月4日正式离职之前,曹光植这期间是否真的有什么商业剽窃和内鬼操作呢?

特斯拉指出曹有一系列的异常举动:12月26日,曹将个人iCloud账户与特斯拉配给他的电脑解开联结。他在12月总共删除了电脑中超过12万份文件。12月27日至2019年1月1日,曹有多次登入特斯拉的内部安全网络。1月4日离职当天还可以删除了电脑浏览器历史。

删除浏览器历史和电脑中文件这两点很可疑,容易让人跟掩饰什么联系起来,言下之意是如果之前没有违规操作完全不必要做这些举动。当然,曹这一方也可以轻松辩称是自己整理资料的个人习惯。

就看最终有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比如恢复出数据和记录,找出实证证明曹盗窃了代码。此事至今也没有明确的下文,这种含糊不清的事态让小鹏汽车承受了一些负面影响,何小鹏不禁怀疑特斯拉是以民事诉讼为名,行打击竞争对手之实。

何小鹏

小鹏汽车今年在自己的1024汽车智能日上,发布了XPILOT3.0的新功能——NGP高速自主导航驾驶。小鹏自动驾驶副总裁吴新宙甚至放出豪言表示,NGP将会是“中国最强的领航辅助驾驶系统”。硬件层面小鹏汽车很舍得“堆料”,以P7为例,周身搭载了14个感知摄像头、5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对比蔚来ES8和理想one,传感器数量最多。近年来小鹏汽车在技术方面的投入也是高的惊人,据官方披露,在过去的两年里,小鹏的研发投入高达 37.5 亿元人民币,包括 2018 的 10.5 亿元人民币、2019 年的 20.7 亿元人民币。今年前3个季度的财报中累计研发投入又是高达12.35亿元。

小鹏P7在整个3季度共交付了6210辆,P7交付量的提升也使得小鹏汽车的毛利率由负转正。好的销售数据加强了何小鹏的信心,决策也更加激进,提出将在2021年推出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智能汽车,摆出了一副进攻姿态。马斯克也感受到小鹏汽车的威胁度在提高,高声指责激光雷达没什么用。

何小鹏这边其实可以不予置评,或者学习蔚来李斌,摆出欢迎切磋的姿态;但“打的找不着东”这样的表述就明显在放狠话,使得矛盾性升级。

特斯拉作为“领航辅助驾驶”这一功能的最先入局者,于2019年6月就率先推出了NoA (Navigation on Autopilot)功能,NoA在高速公路上的应用能力很强,美国家庭大多住在郊区,高速直通市区,覆盖了较多的应用场景。NoA功能在中国复杂多变的道路场景中的使用体验就不那么理想了,中国较高频的场景主要在市区路况。

由于技术路线的差异,小鹏与特斯拉两家的自动驾驶可能暂时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局面,但未来每一季也都有胜负手。

特斯拉股票已入选标普500指数,截至发稿当日,已突破5440亿美元,成为电动汽车领域甚至整个汽车行业巨无霸,年交付能力在50万辆级别。小鹏汽车今年1-10月累计交付量17,117辆 ,两家目前还不是一个数量级。同样通过不断增长的车主数据来持续收集corner case,然后利用神经网络进行训练,再反向OTA给用户升级汽车终端能力,特斯拉在收据收集能力上有绝对优势。

随着Model 3频繁下调售价,小鹏P7的价格竞争优势被进一步弱化。小鹏受到来自国产Model 3的威胁可谓是刀尖抵喉。在电池技术与补能服务网络方面,特斯拉深挖的护城河对小鹏汽车的阻挡作用也最明显,到了最重要的自动驾驶技术板块,不仅关乎小鹏汽车的命运走向,也承载了创始人何小鹏的野心和期望。特斯拉的一有动作和言论,小鹏就跳起,实则是从情绪和利益角度都必须要争。

参考资料:

《马斯克:全自动驾驶新测试版本数天内发布,改进非常巨大》,澎湃新闻

《蔚来理想小鹏三家财报横比:不可忽视的好成绩与高估值下的隐忧》,新浪财经

《小鹏展翅,在智能汽车的风口起飞》,创业邦

《特斯拉推出 V3 超级充电桩》,特斯拉官网

《李想感叹特斯拉销量碾压所有品牌,揭秘“赢的原因很初级”》,36Kr

《小鹏P7怎么样?NGP高速自主导航驾驶,让驾驶更轻松!》,腾讯新闻

•END•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